搜索

版權所有:柳州中科機器人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 桂ICP備15004443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柳州

查看手機站

聯系我們

地址:柳州市陽和工業園區燕山南路18號

聯系人:魏總

電話:13669669661

郵箱:lzzk0772@163.com

 

>
>
>
機器人已深入勞動力密集型行業

機器人已深入勞動力密集型行業

分類:
行業新聞
2019/05/22 15:01
瀏覽量

除了海立,制造業運用機器人還有一大行業是汽車。去年年初投產的上汽通用武漢新工廠(一期)車身車間擁有452臺機器人,自動化率高達97%,同樣擁有100%自動化的油漆生產線。“我們為建行提供的人工智能產品業務量已經超過95533、400人工服務量總和,相當于6000個人工座席的工作量,在招行也節省了3000人工座席工作量。

 

汽車制造業:386臺機器人=每天80輛凱迪拉克除了海立,制造業運用機器人還有一大行業是汽車。據《勞動報》報道,10個工人+386臺機器人=每天80輛凱迪拉克。走進陸家嘴上汽通用凱迪拉克工廠車身車間,記者看到,車身連接已實現高達100%自動化率。在這里,從油漆車間涂膠到噴漆,均采用機器人自動噴涂技術。這也代表著國內最先進的車身涂裝水平。另外,去年年初投產的上汽通用武漢新工廠(一期)車身車間擁有452臺機器人,自動化率高達97%,同樣擁有100%自動化的油漆生產線。據記者了解,在機器人使用上,上汽通用汽車對車間自動化率的規劃有非常明確的制造策略,自動化率的設定和變化是基于科學分析的。“首先,基于質量要求、人機工程以及特殊工藝等因素,某些區域是必須采用自動化的。”上汽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在此之外,機器人的使用可以提高產品生產線的共線制造柔性,并提高單一工位的利用率。通過這些具體的分析和研究,上汽通用汽車提出了自身的自動化率規劃———到2017年,上汽通用汽車所有新工廠車身車間自動化率都會達到97%以上;所有油漆車間都將實現100%機器人自動噴涂;通過技術改造,原有的工廠也將逐步提高自動化率。

 

傳統金融業:建行招行共省去9000人工客服AlphaGo對弈李世石引爆了人工智能概念。事實上,除了制造業運用的工人機器人,智能機器人也取代人工,在金融等領域越來越多扮演起客服的角色。當你通過支付寶客戶端進入“我的客服”后,人工智能開始發揮作用,“我的客服”會自動“猜”出你可能會有疑問的幾個點供選擇,這里一部分是所有用戶常見的問題,更精準的是基于你使用的服務、時長、行為等變量抽取出的個性化疑問點;在交流中,則通過深度學習和語義分析等方式給出自動回答。而不斷積累擴大的知識庫以及持續自動調優的機器學習系統,使得交流更加智能。“我們為建行提供的人工智能產品業務量已經超過95533、400人工服務量總和,相當于6000個人工座席的工作量,在招行也節省了3000人工座席工作量。”小i機器人董事長袁輝說。目前來看,人工智能應用得最為廣泛的領域是VCA(面向公司的智能客服)。該公司在國內以及東南亞等地區在VCA領域都擁有大量客戶,主要集中在銀行、通訊企業、電子政務和電子商務、智能家電和汽車交通這幾大領域。記者了解到,招行信用卡基于多年交互訓練的智能機器人,構造了信用卡的“智能服務大腦”,并將它接入微信公眾號、掌上生活App、支付寶服務窗、QQ空間等客群聚集地。目前,招行信用卡智能微客服自助渠道可覆蓋90%以上服務內容,查詢量已經超越傳統人工服務量。

 

互聯網金融業:人工智能植入財富管理螞蟻金服副總裁、首席數據科學家漆遠介紹,螞蟻金服已經將人工智能運用于互聯網小貸、保險、征信、資產配置、客戶服務等多個領域。據漆遠介紹,螞蟻金服在人工智能的應用研究領域包括深度學習,圖像識別、語音識別、自然語言處理,貝葉斯圖模型,加強學習和其他的機器學習方法等,這些工作應用在大數據征信、貸款、風控、保險、資產配置、財經信息分析等眾多方面。螞蟻金服科學家打造的人工智能機器人客服大軍,包括了My鄄Robot、服務寶等幾項核心人工智能技術。據介紹,服務寶問題識別模型的點擊準確率在過去的時間里大幅提升,在花唄等業務上,機器人問答準確率從67%提升到超過80%。漆遠表示,螞蟻金服在財富領域也已經展開相關研究,對財經資訊做基于深度學習的智能分析,聯系到股票與基金,給用戶做相應的推薦。在芝麻信用上運用深度學習為很多基于芝麻信用分的場景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持。但目前人工智能在金融領域完全取代人的機會還很小。不過研究機構Gartner稱,預計到2018年,全世界將有60億臺設備用上人工智能技術。(來源:華龍網)

 

相關鏈接:上海一工廠9年用480個機器人頂替近千工人

 

  在吸納首位機器人入職的9年后,海立集團嘗到了大大甜頭:2015年,使用一臺機器人成本不到6萬元/年,使用一名工人成本近10萬元/年。生產空調“心臟”—壓縮機的海立集團,擁有上海最大規模之一的機器人工廠。在海立看來,在成本高企的黃浦江畔,壓縮機制造產業仍可保留。因為“招聘”機器人員工,為海立爭取到了戰略空間。

 

  事實上,除了制造業運用的工業機器人,智能機器人也取代人工,在金融等領域越來越多扮演起客服的角色。建行、招行已因此共省去9000人工客服。

 

“科幻”車間:3位工人+8臺機器人

 

  “鐵臂”林立,工人零星。翻轉、回旋、抓取、放下……600攝氏度高溫下,大黃蜂顏色的機器人“鐵臂”動作自如,只要10秒時間,三四斤重的銀白色金屬卷板從拿起到放到下一個工位,流程堪稱“穩準快”。經過一道道流水線工序后,末端擺滿了成型的壓縮機“外衣”殼體。這里的每臺機器人在固定位置,可操作兩臺或多臺設備。

 

  這不是科幻大片中的場景,而是海立集團上海工廠鈑金車間的真實一幕。

 

  在等離子焊接工位,幾名工人散布其間,他們的角色或是“監工”或是“醫生”,調控機器人設備、抽樣檢測產品等工作由工人完成。

 

  早在機器人“入職”前,這條壓縮機殼體生產線約需15位工人完成生產任務,而自2007年起陸續“招聘”機器人后,目前的人員配置結構變為:3位工人+8臺機器人。

 

  壓縮機是空調、冰箱的心臟,鈑金車間的任務是將鋼板加工成壓縮機外殼。目前,這個車間共有22臺機器人,而作業工人的數量已從2007年的144人減少至20人,也就是說曾經的124位工人從事的工作已由機器人“代勞”,工人“減員”86%。

 

  除了鈑金,其余的“鐵臂伙伴”在搬運、捆包,甚至在總裝環節擰螺絲。

 

  截至目前,整個海立集團已擁有工業機器人480臺,2007年至今,累計替換一線崗位357個,相當于近千位一線作業員工。

 

  成本兩筆賬:機器人價格年降5%人工成本年增10%

 

  壓縮機產業是勞動密集型行業,很多工作都是靠人工完成。然而隨著人口紅利的逐步消失,“招工難、用工荒”問題早在幾年前就顯現。

 

  在海立集團上海工廠,人力成本占總制造費用的47%。為應對勞動力成本上升,海立于2007年走出上海,在南昌、綿陽新設分廠,印度的制造基地也先后建成。目前,上海基地占集團總產能比重不足60%。

 

  “我們這類制造企業需大量雇傭勞務工,而幾乎每年春節等長假過后,一線人員總有部分員工流失。而且80后90后中有些不愿意到生產線上進行重負荷作業。”海立集團副總經理鄭敏告訴記者:“2至3月份的離職高峰,又恰好是我們的生產高峰期,平均33%的離職率會干擾正常生產,同時一線工人更替頻繁會影響產品質量、增加設備損壞率以及安全隱患事故。”

 

  當然,在招聘第一位機器人2007年時,海立集團不是沒有猶豫:以上海工廠為例,當時一線作業員工人人工成本每年約3.7萬元左右,而機器人按折舊計算每年成本為7.3萬元,幾乎翻倍。

 

  不過,與此同時,人工成本卻以每年10%左右的速度上升,而機器人的價格以每年約5%的幅度下降。時任總經理的沈建芳董事長思考著海立的可持續發展,確立“全球第一的空調壓縮機供應商”戰略愿景,提出下一步與跨國企業的競爭,必須在技術能力和制造能力上進一步創新提升。企業要轉型升級,不僅需要新產品的開發,也需要生產系統的智能化水平。于是,我們看到了后來這場海立應用機器人的“快跑”。

 

  事實上,到了2011年,使用一臺機器人的成本已低于使用一名工人,仍以上海工廠為例,前者每年成本6.3萬元,而后者則需6.7萬元。并且,這組“剪刀差”還在不斷擴大。到2014年,機器人的優勢更明顯了,這組數字變為5.6萬元和9.2萬元。

 

  “招聘”機器人員工,為海立爭取到了戰略空間。在海立看來,即便在成本高企的黃浦江畔,壓縮機制造產業仍可保留。

 

海立運用機器人的數量達到了怎樣的水平?

 

  2015年年中,IFR(國際機器人聯合會)統計世界各國工業機器人密度,最高為韓國437臺/萬名產業工人,其次為日本323臺/萬名產業工人,第三名德國282臺/萬名產業工人,而世界平均水平為66臺/萬名產業工人,中國僅36臺/萬名產業工人,在世界平均數以下。

 

  鄭敏表示,目前上海工廠已達到569臺/萬名產業工人,已超過了最高的韓國,處于世界領先水平。

 

  為管好這些機器人,上海工廠有個“第二人力資源部”:生產技術部承擔機器人的人力資源管理工作。

 

  230多臺機器人、2007年至今累計投資1.87億元、減員288個崗位,861人……自動化推進科科長陳杰胤說,生產技術部會為每臺機器人編號建檔,以便持續追蹤機器人的投資回報。目前一臺機器通過三班工作時間,相當于3名生產員工的產出。根據2015年的自動化項目計算,平均投資回報期為3年。

 

  另一方面,“第二人力資源部”根據工位的調整,負責機器人的“轉崗”工作,可通過改變機器人的機械手配置輕易實現,降低了人員轉崗的難度和人力成本,通用性極高。

 

  而通過機器人節約的人工費還可實現內部再投入。例如經過三年折舊收回投資后,通過機器人繼續工作而節省下的人工費,形成一個資金池,通過再投資實現自循環。

 

  產能提高:人均產能從295臺上升到1131臺

 

  如果沒有機器人,人員不穩定會帶來生產波動。比如,離職、新人培訓使人員作業效率大幅波動,疲勞程度、工人心情、技能熟練度等人為因素也會帶來不確定性。

 

  機器人“上崗”后能夠長時間保持穩定、高效的作業狀態,達到較低的產量波動,提高準時交貨率、減少在制品庫存,全面提升現場管理水平。

 

  以一個班次內不同時間段以人工效率與機器人效率對比:人員效率最高至90%,最低至0%,會隨時波動,機器人效率穩定在90%左右。

 

  以上海工廠鈑金殼體生產線為例,使用機器人前,每班10名操作工,班產能2949臺壓縮機,人均產能295臺,人均操作設備1.2臺;使用機器人后,每班縮減至3人,但班產能擴大到3392臺,人均產能1131臺,人均操作設備7.7臺。

 

  人機“共舞”:工人轉型是必然的一步棋

 

  機器人上崗不等于工人下崗。“2007年引入機器人至今,并未發生集中的大規模離職。”鄭敏告訴記者,原本一線勞務工就有一定離職率,加上減少招聘,機器人取代近千工人是漸進遞減的過程。

 

  機器人來了以后,與其共舞的“工人”也是受益者。“2005年,我們辦了海立動力學院,和電視廣播大學聯合辦學,讓工人可以讀大專班、本科班。”鄭敏介紹,經過培訓,一些工人從原來的重體力崗位解放出來,如今現場工人的工作主要側重設備維護與產品檢測,轉型成為機器人管理者,勞動強度下降,收入大幅增加。

 

  收入提升則是最看得到的“實惠”。海立大量使用機器人,企業勞動效率提高后,員工收入增加。去年,上海工廠鈑金車間的年人均現金收入從2007年的3.7萬元,上漲到了8.4萬元。

 

  在改善職業健康方面,機器人能夠代替人工在噪音、高溫等惡劣的環境下作業。據介紹,高速沖崗位的噪音達到97分貝、電動鋸鋸木頭聲音為90分貝,而暴露在噪音70分貝至90分貝下五年,得高血壓的危險性高達2.47倍。

 

  原本從事重復性高、勞動強度大的工人們可以轉向技能要求更高的、勞動強度較低的崗位上工作,加強了企業創新能力,也更利于員工個人價值的實現。

 

  可以說,機器人的使用,對企業、對員工來說是一件雙贏的事情。

 

  海立意義:機器人化解人力成本壓力

 

  企業要轉型升級,不僅需要新產品的開發,也需要智能化柔性化生產。面對消失的人口紅利、高企的人工成本,海立應用機器人的探索對其他企業有著樣本意義。

 

  目前,海立集團已率先在業內完成了國際化產業布局,全球擁有5家世界級壓縮機工廠和7個技術中心,產品銷往160多個國家和地區,全球每7臺空調就有1臺采用了海立壓縮機。作為一家傳統家電制造企業,海立能夠率先實現產業布局國際化,市場份額長期占據全球三甲的因素之一,就是導入了智能自動化生產模式,引入機器人“員工”。

 

  由于機器人能有效化解人力成本上升的壓力,保護國內制造型企業在其他方面的優勢,鄭敏認為,中國“世界工廠”地位不會被輕易替代。

 

  一直以來全球的工業機器人在汽車行業使用最早也最多,多作業于焊接、沖壓和涂裝。但現在,機器人正在各行業內“大舉進攻”,從煙草、五糧液等貴重物品的搬運,到制磚、食品飲料行業,甚至飼料行業。事實上,國內越來越多勞動密集型企業也開始嘗試機器人。鄭敏認為,海立的機器人應用模式完全有條件在其他批量化、標準化、流程化的制造行業復制。

 

  海立目前正在編制面向2020年的機器人規劃。未來,上海大部分車間可望實現全自動化作業。(來源:澎湃)

 

免責聲明:本文系網絡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但因轉載眾多,無法確認真正原始作者,故僅標明轉載來源。如涉及作品及圖片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根據您提供的版權證明材料確認版權并立即刪除或者按原始作者要求修改內容!本文內容為原作者觀點,并不代表本公眾號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女人自慰时看得爽的黄文50部